原创苏莞雯《龙盒子》(十五)| 长篇科幻连载

07-14 产品中心

原标题:苏莞雯《龙盒子》(十五)| 长篇科幻连载

今天更新苏莞雯的新长篇《龙盒子》第2章第7话~

【前情提要】

为了避免叛逆之风不断骚扰羊驼,罗灵均和潘潘达成共识要向叛逆之风下战书。然而罗灵均却在关键时刻改口,说会让潘潘在人工岛大桥上向叛逆之风道歉。潘潘一怒之下离开了生态小学,不见踪影。

| 苏莞雯 | 科幻作家、独立音乐人,北京大学艺术学硕士。擅长在日常生活场景中展现惊奇想象。代表作《岩浆国》《九月十二岛》《奔跑的红》。《九月十二岛》获豆瓣阅读小雅奖最佳连载。长篇《三千世界》即将出版。

龙盒子

第二章 看不见的滑翔毯

07 风中道歉会

全文约5000字,预计阅读时间10分钟。

有叶泽帮忙,羊驼在沸龙的保育室隔壁筹备起了它的临时面包房。不工作的时候,它会走上生态小学的后山去享用青草。

展开全文

罗小象和罗灵均好不容易等到课间,迫不及待上了山,却看到羊驼呆立在草地中央,一动不动。

“店长,你怎么了?”罗灵均走近问。

“唉。有点怀念企鹅兄弟施肥以后的青草滋味。”羊驼语气遗憾。

“从那天起,又找不着它了。”罗小象说的是罗灵均和叛逆之风下“战书”的那天。

罗灵均有些敏感地低下头:“那天我是不是对它太过分了,还叫它暴力企鹅……”

“是它脾气太差了。”罗小象半是安慰,半是解释,“你看我们以前找它就找得那么辛苦。”

“哥,我们以前找过企鹅吗?”

“你都不记得了?那时候你还哭得挺伤心……”

“喂,那边的同学,能来帮忙打扫吗?”有人在山坡另一边朝罗小象和罗灵均招手。

清早刚下过雨,一排香樟树下,红红绿绿的落叶快要铺成了地毯。几名学生拿着扫帚和麻袋正在清理它们。

罗小象对帮忙和打扫都不感兴趣,“没空”两个字快要脱口而出时,他看了眼失落的罗灵均,改口说:“哦,来了——”

他一走,罗灵均也跟上了。

“我来吧。”她接过扫把,开始将落叶扫到一处。罗小象则捡起地上一只空麻袋,装起落叶。

听说忙碌可以让人忘了忧伤,可罗灵均脸上的表情始终没有舒展。看来她就算不记得自己和潘潘的关系,也因为气走了潘潘而内疚。

果然,当天晚上,罗灵均又来找罗小象了,他们在宿舍楼下的花圃边并排而坐。

“只有企鹅给叛逆之风道歉才有用,否则我们就是食言了。”罗灵均说,“所以我想亲自去找企鹅。你知道它在哪里吗?”

罗小象挠挠头,看来她已经忘记了潘潘的栖身之所。“我可不想再跑一趟。”他说。

“那就是说你知道它在哪里咯?”罗灵均反而有些惊喜。

“我们学校不是还有其它企鹅嘛,随便找一只冒充它去道歉不就好了?”

“哥,你就告诉我吧,我自己去找它。”

“等等,我好像有了一个不错的想法。”罗小象有些激动,声调也抬高了,“潘潘……我是说那只企鹅,它是识字的。”

“那又怎么了?”

“我有个激将法,可以让它不得不现身。”罗小象站了起来,“走,去借叶老师的电脑用一用。”

他们在叶泽的宿舍里忙碌了一个晚上,终于在第二天中午带着一堆东西出发了。

到了人工岛大桥之后,他们上上下下都找了一圈,也不见潘潘的身影。

“会不会是在躲着我们?”罗灵均忧心忡忡。

“看来还是要靠我的方案了。”罗小象说着,在桥底架起了他们连夜做出的一张大海报。

海报上,“潘潘道歉大会”的大字十分醒目,然而重点内容还不是这个。在一张从网络获取的其它企鹅照片下方,标注着文字“盛装打扮的潘潘”。说是盛装,其实只是给企鹅加上了一只红色的领结。

“看到这个,它就会明白我们在找其它企鹅替代它了,嘿嘿。”罗小象搓搓鼻子笑道。

还有一张图片,是腰线被扭曲的企鹅。标注的文字写着“正在练习90度鞠躬道歉姿势的潘潘”。

“看到这个,它一定会觉得很屈辱吧。如果真的是别的企鹅来了,那不就是毁掉它的名声了嘛,它一定会来找我们的。”罗小象摆好海报,满意地说,“能想到这个方法,我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

“可是哥,这个麻袋又是怎么回事?”罗灵均看着海报边上一只圆鼓鼓的脏麻袋问。

“只是以防万一,先别问了。”

“好吧,希望它不要饿肚子。”罗灵均也从书包里掏出了一袋面包,那是她从羊驼那里要来的,面包里夹着小鱼干馅,如果是潘潘一定能嗅出其中的美味。

他们回了学校。等到周六傍晚,羊驼终于烤出了所有的面包,打包并装入一辆面包车。罗小象、罗灵均和羊驼一起坐上了车子,打算护送面包出岛。在驶入人工岛大桥之前,车辆停了下来。

如果不解决和叛逆之风之间的恩怨,面包车就有被掀翻的可能,因此不能轻易过桥。

罗小象和罗灵均都在等待一个身影,一个可以给他们带来希望的身影。

“是它!”

乌云迅速聚拢,在黑漆漆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一道闪电。紧接着,大桥的中央出现了一只摇晃着身子、徐徐走向面包车的麦哲伦企鹅。

“它来了!”罗灵均也惊喜地拍拍罗小象的肩膀,感叹道。

一阵风吹过,干扰了潘潘的脚步。它不得不停了下来。

“是叛逆之风。”罗灵均得到翻译器的提示,说,“它们在等它的道歉。”

罗小象、羊驼甚至是司机都探出头,期待着潘潘能给出得体的表现。罗小象甚至迫不及待地喊:“潘潘,你鞠个躬就可以算是道歉了!”

罗灵均默不作声,只是远远注视着潘潘。

潘潘挺起了胸脯,风狂躁了一些,将它的身子往前方压去,仿佛在训斥:“你给我道歉!”

潘潘使了劲,又将身子挺起了一些。如此反复几轮之后,倔强的潘潘还是没有完成鞠躬这一件小事,反而是“噗”一声冲高处喷射出一串白色的粪便。

“啊……”羊驼和司机不约而同发出了感叹。

叛逆之风没有等到道歉,而是得到了潘潘的嘲讽。

风声变得狂躁,声势愈发浩大。以潘潘为中心,整座大桥逐渐笼罩在摇摇欲坠的危机之中。

“糟了,惹怒叛逆之风了。”罗灵均十分担忧。

有车声近了。

一辆银色小货车停在了面包车后头,叶泽推开副驾驶的门跳下,走到车厢旁。

“我好不容易才跟学校申请成功的,现在把沸龙送来了,看能不能帮得上忙。”他冲罗小象挥手,接着打开了车厢门。

一对冰蓝色的大眼睛在幽暗中闪耀。

“太好了!”罗小象下了车,还迫不及待地掏出口袋里的信号眼镜。在烈烈风中,他要和沸龙视野相连。

“沸龙,下来吧,小象在等你。”叶泽拍拍车厢门。

黑森森的车厢里,沸龙一动不动。风抓挠着它的肚皮,罗小象在外头冲它招手,产品中心但它就是不下车。

“沸龙?沸龙……”罗小象探进头来,“你该不会是……不敢下车吧?”

沸龙的蓝眼睛切换成了白色的瞬膜。它决定忽视他。

“我就是在这里被尿憋死也不下车。”羊驼来到罗小象后头,做起了翻译,“大兄弟是这样想的。”

罗灵均也下了车,站在桥头张望。

狂躁的风声渐渐小去,不用罗灵均翻译,罗小象也知道叛逆之风没了动静。

“消失了……吗?”罗小象问。

“消失了吧。”羊驼说。

“没事了,那我可以过去了吧?”司机准备启动面包车。

“嘎嘎嘎——”潘潘原地蹦起几步,得意洋洋地转向罗小象,转向羊驼,转向罗灵均。

它和罗灵均面对面站着,身体放松下来。

“沸龙,已经没事了。”罗小象又拍了拍车厢,“叛逆之风走了,搞不好是被你吓走的。”

但沸龙依然不愿迈出一步。

“就是这样别人才说你胆小呢。”罗小象一本正经地教训道,“你难道就没点梦想吗?”

他又转向羊驼:“能不能帮我问问,沸龙的梦想是什么。”

羊驼点点头,片刻后,它转向罗小象:“大兄弟问,梦想是什么意思?”

“梦想就是想做的事咯。”

“那么它的回答是睡觉。”羊驼翻译道。

“应该说,是长远来看想做的事。”罗灵均也上前解释,“比如我的梦想是做一个受人尊敬的人,但是……但是我好像遇上了什么伤心事,我在伤心什么呢……”

她转向了大桥上独自伫立的潘潘:“和它有关吗?”

“沸龙,你再不出来我就真生气了。”罗小象正要钻进车厢,却被罗灵均一把拉住了。

“哥,等等。”罗灵均警惕地说,“你没听到奇怪的声音吗?”

要说奇怪的声音,头顶的天空就有隐隐雷声。

“怎么回事啊?”

“叛逆之风还没有走,好像在集结。但是轰隆隆的……没有听清。”

“你们看那边!”叶泽高声提醒道。

从大桥之外的滩涂上,出现了一股扭动的黑黄色势力。

“妈呀,是龙卷风!”罗小象瞬间有些腿软,“是叛逆之风集结成了龙卷风吗?”

没有人能回答他。

龙卷风像一支军队,向着大桥挺进。

看着已经驶上大桥的面包车,罗灵均跟着跑起来,并高喊道:“不要过桥!不要过桥!”

“你说什么?”司机停下车并探出头时,面包车已经在大桥的中央了。

罗小象跑向罗灵均,他们两人都上了大桥。

“沸龙不肯下车,搞不好就是因为感觉到有龙卷风了。”罗小象喘着气说,“太危险了,我们快逃吧。”

罗灵均的目光望向了近处的潘潘:“可是它好像决定去挑战龙卷风了。”

在迎向龙卷风之前,潘潘先向着罗灵均走来了。

“哥……”罗灵均看着潘潘越来越近的身影,问罗小象,“你说它为什么老在我身边?”

“大概是想唤回你吧。”罗小象说。

“它叫什么呢?”

“如果你记不住就算了,不如去在乎你不会忘记的东西。”罗小象说。

潘潘走到她面前了,盯着她喊出了含糊的两个字:“妈妈。”

“它把你当妈妈了吗?”罗小象问。

“它知道我不是它妈妈。”罗灵均说,“但是它感觉我会像一个妈妈,给它从来没有得到过的爱。这是……一种信任吗?”

“它只不过张了张嘴,就说了这么多吗?”罗小象有些好奇。

“可能比这还要多。”

“我要走了。”潘潘有些悲壮地对罗灵均说。

“别走,我们会有办法的,我哥也在给沸龙做思想工作,它能帮得上忙的。”罗灵均有些吃力地想要挽留它。

“这种威力的龙卷风完全可能毁掉整座大桥。”潘潘目光犀利起来,“灾难一旦发生,企鹅也好,羊驼和恐龙也好,都会面临严重的舆论危机。”

“舆论……危机?你说了舆论危机?”

潘潘的严肃让罗灵均和罗小象都有一种大难临头的紧张感。

“那样一来,我就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一个妈妈了。甚至,动物们都不会有未来了。”潘潘说完,伸出一只翅膀指指罗灵均的口袋。

她的口袋里有一副信号眼镜:“你是要我戴上这个吗?”

罗灵均取出眼镜,将金属镜腿往右耳上固定住,但她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东西。

潘潘看着她,看着她,看着她。

三秒过去,罗灵均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因为有种隐隐的刺痛感盘旋在大脑中。

再度睁开眼时,潘潘已经转身走向大桥的栏杆了。

“哥,我是不是该看到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罗灵均困惑地面向罗小象,“你知道我要怎么办吗?”

“大概你要摘掉翻译器才行。”罗小象说,“摘掉以后你才会记起对潘潘的感情。因为信任这个东西……不能只是单方面的。”

只不过,摘掉翻译器,就意味着放弃可以听见风的能力。

潘潘站到了大桥的栏杆之上,直面着远处徐徐挺进的龙卷风。突然间,它弯下了腰。

“你们看……潘潘道歉了!”罗小象指着潘潘高声说,“它道歉了!”

潘潘的弯腰坚持了好一会儿,罗灵均也跟着愣了好一会儿,然而龙卷风的行进没有中断。

“喂——我们来谈一谈!”罗灵均冲着龙卷风大喊起来。

“有——什么——好谈的——”她听到了风怒气冲冲的回应。

“刚才企鹅道歉了,你们看到了吗?”

“已经——太晚了——”

罗灵均握了握拳头,又深吸一口气:“那你们想要什么?”

“我们要——掀翻整座大桥,如果不能把它翻个个儿,就像电锯一样锯掉它。”风回答道。

“为什么!”

“因为我们比较强大——而桥有裂缝,被我们发现了。我们就是强大——”

罗灵均再也不知道该怎么对话了。她看到潘潘从栏杆上纵身跳下,身影一下不见了。只是几秒之后,它又浮到了她的视野中——踏着风向龙卷风滑翔而去。

她只能注视着它。

在龙卷风的外围,潘潘的身子开始向上移动,它就像走在风的阶梯上。

“潘潘能制服龙卷风吗?”罗小象紧张地问。

“不……”罗灵均在摇头,“风愿意让企鹅往上走,因为它们有计谋。它们打算等它到了高处以后,再把它重重摔下去。我该怎么做才能帮上它?我要冷静……它是一只聪明的企鹅,不会那么容易上当的对吧?”

“你知道潘潘的梦想是什么吗?”

“是什么?”

“它要去月亮上,成为最知名的企鹅。而且它好像以为出名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可以获得一个妈妈。”

“可是它到不了月亮。”

“梦想就是这样的,叫人一心只想全力以赴,哪怕注定失败,哪怕会摔得魂飞魄散,它也愿意的吧。”罗小象回忆着叶泽和他在草地上的谈话,有些感慨。

“不对,它不应该白白送死。而且,我在这里呢,它没有看见我吗?”

“你怎么突然……”

罗小象定睛一看,罗灵均已经扯开脖子上的翻译器了。她记起了与潘潘共处的往昔。

“哥,我可以看见叛逆之风了。”罗灵均眼中涌出泪光,“我终于可以看见了。”

(未完待续)

上海果阅文化创意有限公司已获得本篇权利人的授权(独家授权/一般授权),可通过旗下媒体发表本作,包括但不限于“不存在科幻”微信公众号、“不存在新闻”微博账号,以及“未来局科幻办”微博账号等

责编 | 康尽欢

题图 | 动画电影《恐龙当家》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