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主江淮/联手上汽 大众“大手笔”背后有何心思?

根据大众汽车集团全球电动化战略显示,2020年纯电动化率达到4%,2025年将要达到25%,大众纯电动车销量约300万辆,而届时大众纯电动汽车在中国的年销量要达到150万辆,因此需要更高的电池采购量,从这点可以看出,以中国为代表的亚太市场对大众的全球化战略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而动力电池战略是大众全球电动化战略的基础和关键一环。

大众收购国轩高科在很大的方面是出于对于自家供应链安全层级的考虑,收购完成后国轩高科将会是大众仅次于宁德时代的第二大供应商,有了坚实的后盾,大众对于在中国的电动化战略显然将更有底气的多。

此前有相关消息显示,大众对于中国市场的合作伙伴一直有意调整股比,而无论是南北大众的哪一家而言,其占据主导的可能性都不大,而此次通过控股江淮汽车,并将重点放在新能源车领域,一来是迎合其未来转向电气化的战略大方向,二是通过在更大的话语权,更有利于推行自己的战略,从而在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占据更大的话语权。

2017年江淮大众已经成立,按照此前计划,江淮大众计划到2025年在推出5款纯电动车型,而为了与上汽大众、一汽-大众的纯电动车型有所区别,江淮大众或将推出低于上汽大众与一汽—大众的ID.3、ID.4等的车型,而根据此前大众的“MEB Entry”项目来看,该项目计划在2023年左右在欧洲推出ID.1等车型,结合迪斯此前说过的“将在2023年推出江淮大众版的MEB产品”来看,似乎增加了ID.1、ID.2等车型在江淮大众国产的可能性。

江淮大众很可能将入门级的“MEB Entry”项目冠以新的品牌,在入门级电动车市场与国产品牌展开竞争,当然不太可能是西雅特,或许是一个全新的品牌,这么做对于大众的品牌价值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当然这样的做法在中国市场也有先例,那就是一汽-大众捷达品牌。

当然,除此之外,大众还看中了江淮在商用车方面的实力,江淮在重卡、轻卡、商用车等方面面均有着多年的生产经验,大众有自己的技术路线,但对于国内这片领域也并不是十分了解,而借助于江淮的经验,通过与江淮的合作,也能够开辟这片新天地,因此两家在这方面也有着更深的合作可能性。

对于大众与江淮,大众汽车集团CEO迪斯表示,双方的合作可以进一步推动大众在中国的电动化战略,并助力集团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目标。

除了商用车,双方在电动汽车领域的合作也是重头戏,据了解福特计划在2023年在欧洲市场推出一款基于大众汽车MEB平台开发的纯电动车型,其也对这款车寄予厚望,欲将其打造成为继Mustang Mach-E之后又一款有竞争力的产品,预计将在数年内交付60万辆。

大众与福特的的合作,双方将实现在中型皮卡、商用车和电动车领域内的优势互补、协同合作,从而更好地满足各自在欧洲以及其他地区市场的消费者快速增长的需求。

在电动汽车领域,大众通过将自己的MEB电动化平台分享给福特,可以起到分摊自己研发、生产成本的目的,而通过福特的带货,也将为大众MEB平台树立良好的品牌形象,从而建立和巩固自己在电动汽车技术平台领域的影响力。

虽然此前福特汽车与大众刚刚签署了战略联盟协议,双方将会在纯电动车、中型皮卡及自动驾驶等领域进行合作。不过对于陈虹表示,大众集团CEO迪斯已经承诺,上汽集团和大众的合作并不会受此影响。而上汽大众MEB工厂的首款产品ID.4X将在2020年10月份投产的目标并不会改变,该车将在今年第四季度正式上市。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迪斯突然曝出的卸任大众品牌CEO给这件事增加了更多的变数,此前陈虹表示与福特的合作不会影响上汽与大众的计划是来自于迪斯的承诺,那么届时迪斯离任,新的CEO上任,上汽和大众的合作会不会受到影响,大众与福特的合作会否延伸到国内,加上大众已经控股江淮大众、国轩高科,即便合作继续,1400亿元的金额是否会受到影响,未来时间会给予我们最终的答案。

当然这背后有着诸多的原因,首先迪斯此前担任的职务权力过大,他不仅担任大众集团首席执行官、大众汽车集团全球管理董事会主席,还接替海兹曼成为中国管理董事会负责人,而随着新变动的生效,迪斯将不再有这么大的权利,而是专注于集团业务的发展;

2019年大众宣布向电动汽车专项,并将在未来大幅增加电气化、自动驾驶以及智能化方面的投入,在迪斯的眼中,当年诺基亚的惨痛教训犹在眼前,只有努力追赶电气化的步伐、完成由传统车企向科技型公司的“大象转身”,才能使大众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持续保持竞争力,从另一方面讲这也有利于快速挽回大众在“排放门”后损失掉的形象分。

而放眼中国市场,大众的“买买买”无疑与其战略方向的转移息息相关,但无论国内还是全球,过多的投资可能会对其整体财政状况造成一定的压力,加上新冠病毒肆虐,大众的盈利可能会产生一定影响,迪斯在为削减成本欲进行的的裁员等方面与工会对立,而此前高尔夫、ID.3等因软件问题造成停产,影响到了大众在欧洲盈利的根基,原本董事会对于迪斯过于激进的战略或许就有所不满,加上此次的停产、以及迪斯对于监事会成员的指责等等,则加速了这一矛盾的激化,迪斯的“卸任”也就来得更快一些。

从上我们可以看到,在大众向电气化转型过程中的巨额投资,与福特、上汽的合作,对江淮、国轩高科等股份的收购等行为都有着明显迪斯的影子,在新官上任之后,是否会有新的行动,之前的各种动作还能否全盘算数,我们也将持续关注。